速冻鱼笑

非和谐物堆放处 最近在萌Quiobi,主萌Spirk/拔杯/盾铁/狮猫/丁赛等 极度杂食自逆互攻 WWE进度2011

短打系列 1

短打有益身体健康

——————1.——————

不过是幻想而已。

绝地学徒望着远处正与大使交流正欢的师父,轻轻咬住了舌头。

肯诺比,不要奢望。

***

欧比旺曾经问过师父,怎么样才能留住一个人呢?

他的师父沉默半晌。在千泉厅内,那一刹那仿佛陷入了寂静。欧比旺绞紧袍袖,垂下眼帘,将自己用原力裹起来,好不至于在师父的注视下瑟瑟发抖。他仿佛踮着脚尖捧着玻璃,稍有倾斜,便粉身碎骨。这个问题太过胆大,但他却总在……

“欧比旺。”

奎刚的声音与往常别无二致。就仿佛他并不在意徒弟问出了这样一个,对于绝地而言,略显奇怪的问题。绝地大师从他惯常冥想的跪姿站起,引着欧比旺跟他走到一座喷泉边。流水汩汩,波光粼粼。

奎刚并未开口,他伸出一只手,将之插入水中。掌心向上,他抬起手臂,水流顺势从手掌边缘滑落。学徒看着这番动作反而松了口气。绝地大师并没有关注学徒的心不在焉,而是重复动作,却在这一回用上了原力。

生命原力的佼佼者轻松地将水凝成了一颗水珠,球面堪堪擦着掌心,状若心甘情愿地留在了大师的手中。

欧比旺盯着这番动作,双眸渐渐专注。之后的话题便围绕于如何精准使用原力,而欧比旺则暗自庆幸于此。

***

可是幻想不会随着时间逝去,只会随着夜色浓厚而加深。欧比旺独自坐在他和奎刚共住的使馆内,忍不住用原力悄悄渗入师父的房间。生命原力一如既往地环绕奎刚,即使在他入睡的时候,也自我循环有如生生不息。他忍不住想利用原力将自己与对方的距离拉近一点,好令自己的幻想减轻一些——或是再加重许多。

然而他不敢。再进一步,以奎刚的原力造诣,肯定能够感觉到他的窥视了。

绝地学徒叹了口气。光着脚,他踏入了禁地。奎刚即使连睡姿也透着散乱中的端正,睡袍随意地裹在身上,薄被搭在腹部,呼吸均匀、神色安稳。

欧比旺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也能练出这样的可靠。他的师父是绝地中的翘楚,可能是他一生要追随的榜样。明明应该止步于此的关系,欧比旺却一定要用奢望来将美好破坏殆尽。

绝地学徒无声地靠着床沿坐下,偷偷地望着月亮在师父轮廓上留下的柔光。拉了一半的窗帘随着夜风无声轻拂,将欧比旺唇间的叹息掩盖在了清风里。

有的时候,欧比旺并不是很清楚该怎么称呼奎刚。若仅仅以师徒相称,违背了他的心意。可若真以姓名相称,又免不了带上几分亲昵。这时常令他生气,气奎刚的不近人情,又气自己的一厢情愿。

然而今晚,此刻,不是思考这些的时候。他看着点缀在奎刚睫毛上的金色,总忍不住想要靠近的心。只一点,他想着,只要再靠近一点,就能看得更清楚一点,记得更清楚一点。

“……,欧比旺?”

欧比旺早该知道自己的运气不会好到哪里去。可此时此刻的境地也未免太过尴尬——他半跪着,上身悬在师父的身上,他们彼此对视,金光甚至不再拘于奎刚的睫毛尖,更洒进了他的双眸里。学徒愣住了,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什么,该怎么做,只是傻乎乎地悬着、看着那些璀璨的金光、任夜风徐徐吹进他的发间,让他垂下的学徒辫儿亲昵地蹭着奎刚的脸颊。

欧比旺张了张嘴。奎刚叹了一声,又轻声笑了。他的声音总带着安抚的感觉,令一不留神手滑了的学徒啪地一下砸到了师父身上,想挣扎着站起来又因为在毯子上踩不住而作罢。

奎刚既不帮忙、也不斥责,只是露出了好笑的表情。欧比旺此刻是恼怒多过尴尬,最终决定任他去了,干脆趴在师父的怀里动也不动,还将脸埋进了对方的脖子里。这倒也不是未做过的事情,毕竟奎刚也曾和他在各种荒郊野岭互相取暖、依偎而眠过。绝地学徒催眠着自己,只要睡过去就好了,睡过去就好了。

待奎刚发现徒弟真的不打算动了后,才借着原力将对方扔进床的内侧。此时的欧比旺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总也吃不饱的孩子了,他们两个人挤这一张单人床是略有些拥挤。

不过并没有人在意。

“晚安,学徒。”奎刚将被角递了过去。

“晚安,师父。”欧比旺勾起嘴角,将自己的原力偷偷揉进对方之中。

END

想吃小甜饼,想吃小烤肉……
这次吹奎,下次吹欧比!嗯!

评论 ( 1 )
热度 ( 22 )

© 速冻鱼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