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冻鱼笑

非和谐物堆放处 最近在萌Quiobi,主萌Spirk/拔杯/盾铁/狮猫/丁赛等 极度杂食自逆互攻 WWE进度2011

短打系列2 Quiobi

送给卢卢~爱你么么哒!
没有你爱的鞭打就没有这篇【奇怪的】粮啦hhhh

概述:这是一个灵感来源于小蝌蚪找妈妈的奇怪童话au

*********

欧比旺把师父弄丢了。

不对,欧比旺又一次把师父弄丢了。

为什么他要说又呢?因为欧比旺的师父长得又高又大,走起路来像要飞起来一样。而他的徒弟欧比旺,虽然在同龄人中个子不算矮,但是和他的师父比起来,腿就短了很多。每一次他师父走得飞快的时候,欧比旺就得小跑加速才能追上师父。久而久之,欧比旺就很擅长这么做了。

可是这一次,欧比旺还是把师父弄丢了。当他早上从他们一起住的屋子里醒来时,欧比旺既没有闻到熟悉的煎饼味,也没有在屋子里找到他的师父。学徒很担心他的师父。因为师父是个德高望重、知识渊博又宽容温厚的人,想要得到他辅佐的人非常多。

学徒习惯于待在那个高大而谦和的人身边,也从他的教导中受益良多。他深知他的师父不是会不辞而别的人,所以当他转了三圈也没有找到他的师父时,欧比旺决定要出发寻找他。徒弟思考了一番,决定带上他的袍子、木剑和一小袋他最爱的红果子。随后他沿着那条唯一的羊肠小道向未知的远方出发了。

欧比旺第一次撞上的生物是一只鸟。那只鸟有着漂亮的红色羽毛、尖锐的黄色鸟喙。奇怪的是,左爪抓着一片布料。欧比旺一眼认出了那是他师父袍子的布料。他追着鸟儿跑了好一会儿,才终于引起了对方的注意。

“请问你知道我的师父在哪里吗?”欧比旺问道。那只鸟儿点了点头,将布料放进了欧比旺的手中。“那个男人说他要去找最漂亮的,”那只鸟儿说道,“他往南边去了。”

欧比旺用果子感谢了那只鸟儿的帮助。他向南走去。

学徒第二次遇上的是在同一个山洞躲雨的男孩。男孩衣着破烂,可一双眼睛却亮得惊人。不待欧比旺开口,那个男孩便问道“你有什么需要吗?”

欧比旺问他有没有见过他高大的师父。

“哦,那个人啊,我见到过。”男孩顿了顿,“可我要你的剑和你的袍子,才会告诉你答案。”

欧比旺并不情愿。袍子是他师父亲手为他缝得,木剑也由他的师父一手削成。这是他唯一拥有的两件东西,也是他师父留给他的生日礼物。欧比旺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将木剑和袍子交给了男孩。他看着对方随手披上外套、将剑握在手中,希望对方能告诉他一丝线索。

“我才不知道你说得那个人是谁。”那个男孩大笑着跑入雨中。“他大概早就抛弃你了,你这个愚蠢的可怜鬼!”

欧比旺赶紧追了出去。可他好几日没吃东西、又连续走了好几天,不一会儿就被另一个男孩甩开了。

可怜的欧比旺只能继续往南走。他走啊,走啊,终于来到了一座桥边上。两个士兵驻守着桥,看着这个孩子缓缓走向他们、行了个奇怪的礼。

学徒向士兵们描述了他师父的样子。士兵们说他们见过那人。他求见过大师,不过随后又离开了。于是士兵们带着欧比旺去找德高望重的大师,并告诉他大师一定能告诉他答案。

欧比旺见到了大师。事实上,大师不仅并不高大,反而身形矮小。他的皮肤甚至是绿色的。

可是欧比旺记着师父的教诲,并未因外表而轻视对方。他向大师提出了自己的问题,随后耐心地等待回答。

“三天前,他离开。”大师思考了一会儿后说道。“最漂亮的,他在寻找。向南走,你将会。”

于是欧比旺继续向南走。

再南边是一片沙漠。欧比旺没有袍子,没有木剑,没有果子。他只能冒着风沙一步一步向前迈进,在能见度极差的沙漠中用双眼寻找对方。有很多次,他几乎要放弃了。他的师父在找最漂亮的。最漂亮的什么?难道是最漂亮的学徒吗?他那么快就要被替代了吗?可是随后他想道,如果他放弃了,他的师父怎么办呢?师父会不会是陷入什么麻烦中了呢?他的师父如果出了事情,那可只有他能够帮他了啊。

欧比旺继续前行。

*
眼前是一片绿洲,湖边有一座小屋。

欧比旺礼貌地上前敲门,一位白发苍苍却精神饱满的老爷爷接待了他。

欧比旺问出了他的问题,可老人并没有回答。他说:“你的师父找到了最漂亮的。回去吧,孩子。他会在家里等你。”

不知为何,学徒相信这位老人说得话。他从老人身上感受到了悲伤,可同时也有坚强、专注和希望。于是欧比旺收下了老人递给他的果子,踏上了归程。

*
欧比旺远远地望见了他的家。

门口站着一个高大的男人。

学徒冲了过去、拉着对方的袍子检查了一番。随后他记起了对方的不辞而别,想起了对方在找最漂亮的,而自己又白白在途中丢了剑和袍子。

欧比旺沮丧地松开了师父的袍子,他想道,下一秒师父可能就要开口让他离开了。而自己甚至没什么需要收拾的。

他的师父打开了门。

“我给你准备了礼物。”他说道,“今天是你的生日。我很抱歉,欧比旺。我没想到会花这么久。”

欧比旺跟着师父走进屋内,发现餐厅桌上摆着什么。他走近一瞧,发现是一块石头。

不,不仅仅是一块石头。

这块石头仿佛吸收了沙漠。他能看见白色的流沙在石面下随光照而流动,更有晶莹随着沙粒滑落,恍若将点点星光收进了一方天地。

这是欧比旺见过最漂亮的石头。

“这是我从一位好心人那儿得来的。你或许见过他,他住在沙漠的绿洲里。”他的师父深吸一口气。“他给我一种……熟悉的感觉,而我们相谈甚欢有如老友,令我差点错过了你的生日。”

“可我弄丢了你之前送给我的袍子,还有剑。”欧比旺突然反应过来。他不再去看那块石头,垂下了头。

“我还可以再做一件,”他的师父说道。“再说,也是时候让你用钢剑练习了。”

“你不生气吗?”欧比旺好奇地问道。

“我为什么要生气呢?”他的师父答道。

学徒自己也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他只是伸出手,将石头抓进掌心。

“喜欢吗?”师父问道。

“嗯。”学徒点头。“谢谢你,师父。”

随后,他又开口道:“但下次别再不辞而别了,奎刚。”

end

评论 ( 5 )
热度 ( 24 )
  1. AveCher速冻鱼笑 转载了此文字

© 速冻鱼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