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冻鱼笑

非和谐物堆放处 最近在萌Quiobi,主萌Spirk/拔杯/盾铁/狮猫/丁赛等 极度杂食自逆互攻 WWE进度2011

Silver Lining QO粮食向

原力钦定师徒设定。我会尽力狗血的,但主要还是H/C。
即使奎刚金倔得像头无可救药的牛,欧比旺也能改变他的【一部分】心意。
不要问我为什么一天两篇全有五六岁的欧比?因为五六岁的欧比在我脑中是全宇宙最可爱了!!!
费莫是大师父的第一任徒弟啦w

********

所有绝地都会记得那个日子。金色的名字带着暖意渐渐浮现于他们的右手腕上,原力在给予他们指引的同时,也给予了肯定和挑战。

有的骑士,或是大师,会将之形容成原力的恩赐。

而有的,则戴上护腕,掩盖它的光华。

***

1.云起

概述:当他最不需要徒弟的时候,原力是否会不顾他的选择。

***

哈纳托斯直直地望向他,将那不完整的圆圈摁在了自己的脸上。焦糊的味道在空气中扩散,金属落地的同时,露出了年轻学徒脸上如肉虫蠕动般的伤痕。

他终于卸下了师徒链接中的屏障,仇恨和愤怒咆哮着冲向奎刚。曾经的绝地学徒举起手腕,露出刻着他师父名字的地方。

“你不配出现在我的手腕上。”哈纳托斯吼道。他能从链接中感受到奎刚的悔恨和震惊,更因此大笑出声。“看看你,奎刚金。我多么希望你当年没有带走我。”摇摇头,他垂首,目光扫过横在地上的亲生父亲。

——下一秒,他扯开了他们的师徒链接。

有如重锤击耳,奎刚拼尽全力才没有倒在地上。在模糊与耳鸣中,起义军冲了进来,而视线边缘处,哈纳托斯的身影一晃而过。

奎刚倒吸一口冷气,从旧梦中清醒过来。他抬起手腕,曾经刻有费莫和哈纳托斯名字的地方,如今一片空白。

他怔怔地望着那儿,不知道是否该感谢原力。他很确定自己还没有准备好,也对未来能否准备好充满怀疑。即使他对生命原力研究许久,也依然对原力的运作方式充满疑问。

眼下,他想道,一片空白的手腕又怎么会看来有些奇怪。

***

奎刚走在圣殿熟悉又陌生的走廊上,朝路过的每一个人微笑。哈纳托斯事件后,大家都向他致以无限同情与歉意,只有少数人明白他真正的需求,在短暂致意后任他独处。那段时间,除了塔尔和他的日常剑术训练,他将自己关在了他和他前任学徒的住所内,整日冥想、哪里都不想去。

讽刺的是,等一切结束之后,回忆过去的线索却变得再容易不过。他甚至能清楚记起塔尔当年问他:“你确定他适合你吗?”时,那隐隐担忧的模样。

噢,他错得多么轻易。他又曾多么固执、愚蠢、盲目。而今,屋内仅剩他一人,于脑海中不停循环他的错误。他退出冥想、盯着手腕,那里依旧空白一片。

是原力在告诉他,他还没有准备好。

他长出口气。

***

塔尔拜托他替她一节课,奎刚想也没想就答应了。“初级原力第三节,对你而言小菜一碟,还能耍耍小花招让幼徒们高兴。”

奎刚笑着摆手,装作嫌她烦人的样子。“知道了。我一定尽力。”

“这是自然。”她在数据板上,将教案划给了他。

待奎刚步入教室,有三十多双充满期待的眼睛齐刷刷望向他的时候,他才意识到这是他自那件事之后头一次与幼徒们离得那么近。

他收起自己的不安,开口道:“我是奎刚.金,负责你们今天的初级原力课程。准备好了吗?”

“是的,大师。”孩子们异口同声。

“那么开始吧。”

初级原力的知识点集中在原力的介绍和对原力摄物的使用上。每每此时,大师们总会利用身边的事物作例子。不过大师们甚少止步于此,为了激励幼徒,他们时常还会展示一下自己的原力操控力,例如令沙粒或石子随心所欲地上下盘旋舞动,这也就是塔尔口中的“小花招”。

奎刚因其与生命原力浓厚的联系,对“小花招”格外得心印手。他引着沙粒飘过幼徒们的头顶,有些孩子甚至站了起来伸手去碰,奎刚便也让沙粒盘旋许久。视线扫过满堂激动的幼徒,他发现仅有一个孩子不那么关心沙粒,而更关心他因操控沙粒而摆动的手。

他将视线停留在他身上许久。这是个体型适中的人类孩子,因良好的饮食与作息而双颊红润。此时他紧盯着大师的手,连奎刚注视起了他也没有发现。

“欧比!”在那幼徒身边的蒙卡拉马里族姑娘显然发现了他的注视。她拉了拉他的袖子,将他从思考中拉了出来。这位叫欧比的学徒猛然抬头,正对上他的视线。

这个男孩有一双好看的蓝绿色眼睛,是奎刚第一件想到的事情。第二件,是他能感受到原力的震颤和推力。他从没想过,当原力提醒他的时候,对象竟然会是如此年幼的学徒。

不,还不是时候。无论原力在暗示他什么,都不是时候。

他收回视线,刻意不再看向那位幼徒。将沙土归回原位,他估算了一下时间,而后状似平静地开口:“还有什么问题吗?”

只有刚刚的蒙卡拉马里族姑娘举起了手。大家均将视线投向了她。奎刚示意她直述无妨。

“大师您好,我是班特。”她鞠了一躬。

“你好,班特。”奎刚颔首。

“我的问题是,我们的手腕上什么时候能出现师父的名字呢?以及,如果没有出现名字的话……是不是就没有成为绝地的可能了?”

“并非如此。”奎刚叹了口气,重新集中起自己的注意力。这些孩子肯定又是听到了什么东拼西凑的消息。“首先,只有绝地骑士和绝地大师的手腕上,才有可能出现未来学徒的姓名。当原力认为绝地和学徒皆准备好了时,它会以显示名字的形式来给予指引。”

他轻喘口气,继续说道:“其次,并非必须得是出现姓名的组合才能成为师徒。事实上,只要是经过师徒链接,双方的手腕都会显示名字。而当大部分手腕空白的骑士或大师发现自己心仪、而又非他人原力引荐的徒弟后,他们会直接与选择的徒弟链接,进而使双方的手腕上出现对方的名字。”

“所以……原力引荐的徒弟是特殊的?”那位名叫欧比的学徒问道。

奎刚在宽大的袖袍中按住了自己微微颤抖的右手。

“是。几乎每一位绝地一生中都至少会有一位。”——然而我的还没有出现,奎刚想道,“据说学徒也会有所感应,但是,不会有名字出现在他的手腕上。”

原力在他的耳边嗡鸣。奎刚暗中抓住他的右手腕。不可能。他……

当那位学徒断开与他的对视后,原力的提醒也消失了。奎刚松了口气,示意幼徒们下课。当他们排着队退出教室的时候,他的视线一直落在那位学徒的身上。他还太小了,才不过五六岁的样子,原力不可能这么早就——

他颤抖着,将双手从袖中探出。左手仍然握着右手的内手腕,他几乎不敢将手挪开。

“请不要。”他似在恳求。“原力在上。”

凝神屏气,他一寸寸地将左手的桎梏除去。待他终于将视线投至手腕上时,发现那里仍然是一片空白。

松了一口气,绝地大师闭上双眼,靠在了身后的墙上。

TBC

不出意外是五章完结,要爆字数那我就没办法了……

评论 ( 7 )
热度 ( 25 )

© 速冻鱼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