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冻鱼笑

非和谐物堆放处 最近在萌Quiobi,主萌Spirk/拔杯/盾铁/狮猫/丁赛等 极度杂食自逆互攻 WWE进度2011

论吃的重要性 Part3 QO粮食向

3.或者是怎么吃。

奎刚吃东西向来彬彬有礼。

不,或许应该说他从不吃任何需要用到手来进食的东西。

欧比旺第一次注意到这件事,是在他随他第三次出使某个大海涛涛、以岛为主又政局复杂的星球,作为共和国的代表——虽然欧比旺更乐意形容为吉祥物——这对绝地师徒安静又不失礼貌地全程参与了新任议会代表的就任典礼。

在他为数不多的外交经验中,欧比旺发现大多数的典礼都由一场盛宴作为收尾与落幕。此次也不例外,他的师父和他作为共和国的代表,更是收到了礼遇,落座于议员的左手边,餐具也是与众不同的木雕制品。这可是这颗星球上最高规格的待客之道,而欧比旺,作为一个旁观者而言,自认愧不敢当。

奎刚从链接中送来一阵宽慰。他的师父拥有着绝地中都广为人称赞的外交能力,即使再难的谈判也曾轻松化解。瞧瞧他的徒弟,竟然如此怯懦。

欧比旺深吸口气,将外交课上学来的气势拿了出来。抬头、挺胸,眉间放松,令自己的周身气场温和下来。他随着他的师父拿起那副虽是木制,但锋利如钢的刀叉,朝面前的形似动物肋排的餐点下刀。

餐点,意料之外地好吃。此时欧比旺才反应过来,他因为紧张,午餐吃得并不多。此刻食物入口,方显美妙。
他扫视了一眼众宾客。正如资料显示,此处民风豪放,几乎所有人都随性地拿起骨头啃起来,大有啖骨嚼肉的气势。欧比旺暗自高兴,也随之动手。

待他吃了一半,才想起来回头看看奎刚。

他的师父以刀叉分食,只吃了肋骨间能用餐具取下的肉。在这豪爽的觥筹交错中,他的师父还那么彬彬有礼,未免有些格格不入。

他朝师父发去了一阵疑问。

奎刚回以微笑。

他的徒弟在心中吐舌,把下一根肋骨放进口中。

*

不是每一次任务都如代表共和国参加就任典礼那般轻松舒适。在森林里追了三天非法制毒的疑犯后,欧比旺与奎刚彻底消耗完了所有的干粮。学徒饿了半天,即使眼前快放电花了,也未对师父抱怨过一个字。

他高大的师父终于决定修整一下,欧比旺立即想着怎么乘机抓点东西来吃。就在他打开星球简介查询着森林内的可食用动物时,奎刚已经消失在了丛林中。

“堆柴点火,徒弟。”他的师父从链接中朝他发来指示。
欧比旺翻了个白眼,又立即张望了一番四周,才松了口气捡起柴禾来。绝地学徒猜师父是去找水,或者去捡野菜了。轻叹口气,他从附近挑了些干的树枝,又捡了干草,用打火石点了火。随后他干脆拿树枝搭了个架子,等着师父回来。

上次的野菜太难吃了。他操作着数据板想道,“希望师父这次别再找这么难吃的菜回来。”

奎刚没有让他等太久。约一个小时后,他就回来了,手上还抓着一只体型中等的生物。欧比旺顿时来了精神,全程用目光迎接了奎刚的归来。

“一只撞树折了脖子的飞禽。”欧比旺闻言,简直不敢相信他们的好运气。奎刚也许擅长不少事,但打猎并不是其中之一。与生命原力的强大联系也令这位绝地大师能清晰感知动物们的情绪,因此恐惧和求生欲总令他在最后一刻难以下手。

“不一定要吃肉才能补充足够的能量,”上一次奎刚带回野菜和鸟蛋时说道,欧比旺乖顺地听从了。他将水涮过的菜放进嘴里,整张脸皱成一团。好不容易咽下菜叶,他看向自己的师父,而奎刚的眉头也罕见地蹩了好久。
眼下奎刚将动物扔给了欧比旺。学徒干脆利落地除毛,去除内脏和腺体,随后将肉夹在火上烤了起来。他还带了盐与胡椒,翻来覆去烤了两遍、再抹上调味料,肉的香味扑鼻、令人垂涎欲滴。

欧比旺望向师父,发现奎刚的视线也黏在了烤肉上。学徒拿刀割了几下,确认熟了后,向师父点了点头。

欧比旺不知道奎刚会不会又从哪掏出副刀叉来。他师父对餐桌礼仪有种奇怪的执着,有时候学徒都不明白奎刚怎么能在野营时也坚持用刀切肉吃,而非用手拿着大快朵颐。他扯了一块肉,才发现奎刚这次并没有掏出他的刀来。

绝地大师将长袖口握在手里,充当餐巾纸,从烧烤木架上扯了一块下来。他小心翼翼地放入口中,随后明显放松了下来。欧比旺从没见过吃得如此自得其乐的师父,他甚至舔了舔嘴唇!

学徒低头,抿唇轻笑,为自己记得带了调味料感到骄傲。

评论 ( 4 )
热度 ( 22 )

© 速冻鱼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