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冻鱼笑

非和谐物堆放处 最近在萌Quiobi,主萌Spirk/拔杯/盾铁/狮猫/丁赛等 极度杂食自逆互攻 WWE进度2011

Adagio|慢板 QO

注:特别感谢菖蒲小天使~
     灵感来于她提到的七年之痒!
     让我们一起为h/c事业添砖加瓦!

*****

最初是怎么吵起来的,他们已经记不清了。

或许是忘了买牛奶、或许是投在篮子边上的衣服、或许是忘了丢吃完的食品包装。多年日常生活中积累下来的零零碎碎与磕磕碰碰突然聚集起来,在一日的突然决堤中发酵,抱怨发展成争吵,争吵又凝结成指责,随后是摔门而去与互不理睬。

欧比旺在千泉厅冥想,奎刚去给安纳金授课。他们本该于午餐时间在食堂汇聚、谈论往事,调侃同事,做些早就习惯了的事情,但那一日他们都格外沉默。安纳金也察觉到了什么,用些学徒们间的任务趣事来缓和气氛,可收效甚微。欧比旺打定了主意不会先行道歉——他总是道歉忍让的那一方,而奎刚看起来对承认错误与退让也毫无兴趣。

当晚欧比旺与班特一同用餐,奎刚和普罗孔在他们快吃完时于远处落座。欧比旺匆匆扫了前师父一眼,在班特不赞成的眼神中固执地粘在位子上,若无其事地和好友谈起上一个单人任务。

当他与好友告别、离开对方的寝室回家时,奎刚已经睡了。他躺在属于他的那一边,背对着欧比旺。绝地武士能从链接中感到对方的不安,但当他顺着链接向另一边探去时,触到一层薄薄的屏障。他当然可以选择长驱直入,但欧比旺太累了,不想再去猜测奎刚的想法。梳洗过后,他躺回了属于他的那一半,面朝床沿,收敛心神、陷入睡眠。

第二日早晨,情况并没有改善。

第三日也没有。

第四日,在欧比旺醒来前,奎刚早已离开了。

在那之后的早晨,沉默替代了调情与问候,尴尬充斥了整个屋子。即使他们都想改变,但又因各自的固执与粉饰而寸步难进。

“希望你们能早日和好。”在他们的光剑练习后,安纳金对欧比旺说道。“我觉得奎刚师父只是开不了口。”

“可能吧,”欧比旺干笑。“我们会没事的。”他像是在说服谁一般,又低语了一次。“我们会没事的。” 链接的另一端仍带着浅浅的暖意。可如果欧比旺不刻意刺探,他便不会感知奎刚的情感。

从此,安纳金很少再来他们的屋子找他们。在他徒劳的劝和后,他现在更倾向于用通讯器发消息了。奎刚和欧比旺对此都无异议。欧比旺思虑再三,也在他和奎刚的链接中,加了一层薄薄的屏障。只要奎刚想,他就能感受到他。但欧比旺不希望自己的情感贸然打扰到对方。

给彼此留一些空间。

他轻叹口气。

*

欧比旺出了次单人任务,奎刚在他回来时于停机坪等他,给了归来的爱人亲吻和拥抱。武士在对方怀中低吟,恍惚中觉得仿佛时光倒回了几个月前。原力在上,他在主持谈判时多么想念圣殿——想念他。他抓住他的外袍,想让争执结束,想和他回到他们的床上缠绵,直到他忘记那些带着利刃的觥筹交错。

奎刚领着他回到了他们的房间。门尚未合上,欧比旺就勾住了奎刚的脖子将他拉下,吸吮着他的下唇,手指缠进对方的腰带。但奎刚抓住了他的手,令绝地武士停下了动作。

“你需要休息,”他的情人温柔地说道。“我知道那两个星球间的谈判有多么困难。”

如果是数月前,欧比旺会对此嗤之以鼻,无视奎刚的建议,让他们四肢交缠,来一场酣畅淋漓的性爱。奎刚则会纵容着他,任由他满足一切渴望,随后抱着年轻的爱人,于餍足中陷入梦乡。

但眼下,奎刚的建议仿佛实实在在的拒绝。欧比旺的手指仍缠在奎刚的腰带中,亚麻的触感竟如砂纸般粗糙。欧比旺拿出了学徒期的乖顺,撤回手臂,将欲望掩藏起来。奎刚看起来愣了几秒,但很快将困惑掩饰了过去。他坐在沙发上,看着欧比旺洗去一路风尘,随后躺到了床上。绝地大师凑了过去,动作有些拘谨与无措。

“早点睡,奎刚。”欧比旺喃喃道。他将脸埋进枕头里,不去看他。卧室内静了一会儿,随后是奎刚起身时的衣物摩挲声,关灯声,和房门打开的声音。欧比旺静静听着他爱人离开的脚步,眼角沁出的泪水无声地打湿了枕巾。

*

“欢迎,图森总督。”欧比旺在圣殿前对他颔首示意。作为之前主持谈判的绝地,他被指派来接待他。和大部分政治家一样,立足星球之巅的图森野心勃勃,对他想要的东西势在必得。绝地武士对这类人没有什么好感,但此次议员的到来事关共和国一桩颇为重要的买卖,所以即使心底再不乐意,也得将表面功夫做好。

“我也很高兴再次见到你,肯诺比武士。”图森总督回礼道。他年过三十,比欧比旺高上一些,身着件看来价值不菲的深蓝色绣金边衣袍。那双颇为冰凉的绿色眼睛紧盯着他,外貌出众的总督轻舔了一下自己的嘴唇。

欧比旺知道图森将他视作挑战,一个值得征服的对象。他的脸引人侧目,又是绝地,谈判桌上游刃有余的技巧也吸引了他的注意。在他的母星上,图森就曾试过约他,但欧比旺都婉拒了。一是因为谈判日程繁忙,二是因为绝地武士的冥想中充斥着奎刚温柔的眼神与低沉的宽慰,原力在催促着他归家。

可这一次,作为东道主,欧比旺没有拒绝的可能。他事先和奎刚提过了今日的晚归,绝地大师平静地表示了知晓。这些日子以来,他们的关系看起来缓和不少,但欧比旺清楚地意识到冰面下的暗流汹涌,而他对如何修复他们的关系毫无头绪。他不知道他该为哪件事情道歉,又或是让奎刚为某个错误低头。就仿佛缠绕生长的藤蔓,早已分不清到底哪里出了错。

欧比旺从沉思中抽离,正对上图森带着好奇与探究的眼神。绝地武士不知道自己流露出了什么,只得将冷静的面具归位后,引着总督按照既定的路线参观圣殿。他们在晚餐时交流了一下谈判后两个星球的情况。欧比旺饭吃得心不在焉,一半和图森客套着,一半在发呆。

餐后总督说要散步消食。圣殿的花园久负盛名,毕竟能在科洛桑占有一片天空已属奢靡,更何况是一整座花园?

欧比旺不好坏了对方的兴致。如果有图森同意在星球上建造共和国的使馆,那能给未来在那片星区出使任务的绝地带来极大的便利。此外,共和国若想在要那片星区畅行、采矿,图森的首肯是必须的。事实是,合作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余下的是价格的博弈。欧比旺的任务自然是软化他的态度。

绝地武士陪着总督在日落的橙色光芒中于花园小径闲逛,间或讨论着共和国的近况。绝地虽是秩序的守护者,但并不插手共和国的具体事务。新上任的帕尔帕庭议长和前任不同,他对绝地的态度更为微妙。图森能从欧比旺身上取得的消息有限,而欧比旺能从图森的字词中收获良多。

他们于园亭中落座。此时太阳已经完全落下,花草树木边的路灯皆绽出柔和的光芒。绿叶因夜幕染成墨色,天空中闪烁起点点星光。图森坐得离欧比旺很近,他能闻到对方身上带着的麝香,这和奎刚身上常带着的雪松与泥土混合气息几乎全然相反。

欧比旺每次不动声色地移动,图森都会在下一秒将扩大的距离重新缩近。绝地武士清楚对方的意图,冷眼望着这位总督。他对上他带着探究的眼神,那双眼睛里藏着欲求。他几乎能猜出他想说得话。

“图森总督,我有伴侣了。”欧比旺皱眉,起身。

“啊,我知道。”总督微笑,仍然坐着。欧比旺很不喜欢眼下的情况,但他维持住了面部表情,努力不让自己在对方脸上留下一个拳印。原力在他耳边嗡鸣,暗中给予警告。欧比旺有些疑惑,对方并未携带武器,怎么伤害到他?

“而我不介意。”总督舔舔嘴唇,朝他露出个势在必得的露齿笑容。“毕竟你的伴侣——我听说他比你大上了二十余岁。对你而言,不觉得他有些老了吗?”

欧比旺在那一瞬间想徒手撕开眼前这个一无所知的男人,但他勉强忍住了。“你也算不上年轻,图森总督。”

“这是自然,”对方脸上仍带着令人厌恶的冷笑。此时图穷匕见,他甚至不屑于掩饰眼神中的垂涎。“可即使你已经有了伴侣,他们还派你来接待我。绝地的职责不是满足共和国的一切需求么?共和国要我降低价钱,那么我的要求就是你。”

欧比旺在内心翻了个白眼。绝地武士的耐心尽失,他拿出了仅剩的理智,以原力麻痹对方,带着他走出亭子走向圣殿。原力一直在不停震颤,对欧比旺发出示警,音量仿佛尖叫。绝地武士环顾四周,除了他和总督外空无一人。他叹了口气,径直走向客房区,将人扔进定好的房间。拖着脚步回到他的房屋,发现奎刚正坐在沙发上等他。

“晚上好。”欧比倒进沙发,奎刚仍拿着数据板。他凑过去一瞧,发现屏幕上下颠倒。前学徒轻笑,将明显只是装饰的数据板扔到桌上,把头枕到对方的腿上。雪松香萦绕鼻尖,他从下往上注视绝地大师,奎刚也用探究的眼神看着他。

“晚上好,欧比旺。今天发生什么有趣的事情了吗?”奎刚的语气中带着一丝……困扰?欧比旺看了他一眼,却没从对方脸上发现任何蛛丝马迹。或许只是他太累了。

“除非你是指我早晨帮你捡了洗衣篮边上的袍子,不然没有。”他抓起奎刚的手放在太阳穴边,绝地大师帮他按摩起来。

“图森呢?”大师问道,手上按摩的动作渐缓。

欧比旺不想让奎刚烦恼或多虑。他清楚师父的脾气,即使嘴上不说面上不显,奎刚能为一件事生气很久。在他们还没有完全和好时——起码欧比旺是这么认为的,他不希望奎刚再为任何蠢货的话受伤。

“他……比上次见面时更混蛋了。”欧比旺深吸口气,奎刚的手指抚过他的发丝,“除此之外,你知道的,就那样。”

奎刚没有再说什么。他的指尖一遍遍地在欧比旺发间穿过,指节宽大却动作轻柔,令绝地武士几乎要舒适地呻吟出声。

“我爱你。”年长者突然轻声坦白,声音低沉又虔诚。欧比旺睁开眼睛望向他,在背光下他看不清对方的表情。他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原力的震颤几乎应和了这个想法。欧比旺坐了起来,才发现奎刚的双眸里带着迷茫。

“我也是。”绝地武士小心翼翼地开口。奎刚看起来不是很好,欧比旺捧起他的脸,低声问他:“发生了什么?”

“没什么,只是突然意识到了一些事实。”奎刚叹气,将脸从对方的手中撤出。他的蓝色眸子对上他的,绝地大师将武士的手牵至嘴边,亲吻指节。

欧比旺完全没有因为亲吻而放松下来。他瞪着他,胸口如擂鼓震颤。奎刚知道他有多了解他,清楚他在等待他的言语。绝地大师终于放下了对方的手,以不高于耳语的音量说道:

“我认为我们需要分开一段时间。”

*

班特被门铃惊醒,她好不容易把自己从床上拖了起来,带着好奇和几分恼意按开了门。走廊的灯光照进屋内,门口站着欧比旺,他双眼通红,脸颊上还带着泪痕。

“我被抛弃了。”他说。

tbc

评论 ( 9 )
热度 ( 35 )

© 速冻鱼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