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冻鱼笑

非和谐物堆放处 最近在萌Quiobi,主萌Spirk/拔杯/盾铁/狮猫/丁赛等 极度杂食自逆互攻 WWE进度2011

锚 狮赛亲情向

十一点十五。

Seth在床上百无聊赖。手中的遥控器翻来覆去地倒腾,电视台转了又转,画面绚丽,平乏无味。医生早就嘱咐他伤时要注意的条条框框,这会儿他一条也记不起来。

换台换累了,他低头看看有些酸痛的拇指指节。今天是周一,Raw还是一如既往正常播出,没有他也运行顺利,就如一台上了油的良好机械。仿佛他于其中也不过是一颗无足轻重的螺丝,落了再换上,缺了也无妨。

但他的注意力并不在此。他很熟悉这个行业的运作方式,也对自己未来回归时能重攀巅峰毫不质疑。他在偷偷关注的是一个人。

Hunter依旧是熟悉的样子。西装革履,在各色人物中游刃有余。他既是一流的摔角手,又是一流的上司。笑起来会有细碎的皱纹在眼角边汇聚,交流时温和如沐又不容置疑。Seth还能记起自己刚刚进入这个行业中的巨头时,将自信堆之表面,内心却略带着不安与不稳。他和Dean、Roman,绑在了一起,在这片陌生的地方渐渐站稳脚跟。像一群狼,在陌生的草原上开拓一片属于自己的领地。但当尘埃落定之时,却发现自己习惯了流浪,对稳定竟然有丝迷茫和不可置信。

没有了锚的船习惯了漂泊,忘记了在码头边注视海洋的日子。

十一点三十。

Seth不是很确定自己对Hunter意味着什么。时至今日,他对过去所做的决

定既无遗憾,亦无悔意。也许时光倒溯,他会选择和Shield的另两位继续并肩,直到他们中的每一位都腰缠金带。然而假如永远只是假如。是Hunter将他带上了这条路。一路的风景虽说不一帆风顺,却也是他一步步走出来的见证。Hunter一直在他身边,陪着他走过这段攀升之路。亦师亦友,也令他有些习惯了这独特的扶持。

不需要再作困兽独斗,不需要再考虑别人的恩怨,只要一心一意地往前、往前、往前。

“你就是WWE的未来。”在他自己都不那么肯定的时候,Hunter是那么确信。在来到WWE的头一次,他感觉自己属于了这里。

于是他不断攀升,既是为了自己,也为了证明。在他成功后,他将腰带缠于腰间、背在背上、高举过头。在余光里,他能看见Hunter和他一样高兴。

随着时间流逝,年长的男人成为了他身边一个稳定的存在。无惧无畏,他深信那根将他牵住的锚,无论他如何征战、如何漂泊,总能将他带回港湾。

然而他还是没有来。

十一点四十五。

Seth知道Hunter对自己意味着什么,但却不清楚自己在对方的心里是什么样子、处于什么地位、足不足够重要到在一场Raw之后要带着疲惫来看他。是,他是曾经的冠军,曾经的The Man.然而曾经的辉煌总是转瞬即逝。Hunter帮助他是因为在他身上看见了什么,现在他受伤卧床,无论对方在自己身上看见了什么,都无法在台上展现。他现在是一个伤病。这个行业最不缺,也是最没用的人。

他想起了他的腰带。金边,在灯光下会折射出璀璨的光芒。他在刚得到它的那几日害怕这是个梦,总抱着它睡觉。他以为自己会梦到Roman生气的脸,或许在梦里还会纵容他揍自己一顿,但入梦的人从来不是那个高大的萨摩亚男人。

他会梦见Hunter,梦见Hunter夸他,又在下一秒告诉他他只是过去,拂袖离开。于是当他醒来,他总是更张狂,火上浇油,再回头看看Hunter的反应。

但Hunter从来没有让他失望。

从来没有。

十二点。

灰姑娘大概已经回家捡豆子了。倒不是说他自己想当个公主,只是灰姑娘是他小时候睡前他母亲总在他耳边念叨的故事。估计父母总以为自己喜欢的东西,孩子也会喜欢。Seth为此厌烦透了这种故事。他靠着自己的力量积蓄,直到足够好,能得到自己想得到的。

也许并不足够好。起码并没有好到让Hunter来看他。

他想把遥控器扔向电视机,但最终遏制了自己的冲动。如果Hunter决定不来看他,那是Hunter的事情。他没必要为一个人失望,更何况严格来说,那只是他的上司。

笑起来很宽厚、看他的眼神里充满骄傲、给他带来从未有过的稳固的上司。

Seth慢慢缩进了被窝,将靠垫扔向墙。

他可能也许大概有那么一点点依赖着的敬仰着的像父亲一样的……

十二点十五。

Seth侧身躺着,瞪着眼睛看床头的小闹钟。他没有关灯,因为他不在乎。Roman对这点很是佩服,说他在大中午坐在太阳底下都能自然地睡着,实在是世界一大奇观。这好像是很久前一般缥缈的旧事了。他咬了咬下唇,仍然在等人。


眼皮有点重。鼻子有点塞。

他把自己埋进被子里,像只鸵鸟。也许是今晚太晚了些,毕竟他也不是世界的中心。

他开始强迫自己入睡。

******

他感觉到有什么在拉他的被子。恼怒地呼了口气,Seth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

“不是有意吵醒你的,抱歉。”那熟悉的声音瞬间将他的怒意吹至天外。

这位WWE Superstar半坐起来,揉揉眼睛,扫了眼床头钟。一点四十五。转头正看见某位熟悉的人站在他身边好整以暇地看着他。Seth暗中掐了自己一把,真疼。

的确是Hunter.

“我只打算顺路看看你就走,等会儿回总部还有些事情要处理。”Hunter挥挥手,将那些繁杂的文书形容成几片鸿毛。“很高兴看到你遵从医嘱早早休息,我当时几乎天天缠着Steph和Shawn,留他们多和我聊会儿。”COO说着,勾起嘴角。“晚安,Seth.”

Seth张了张嘴,倒像是在茶壶里煮饺子,什么也说不出来。可是那锚却实实在在地在牵动着他。终究是感到了归属。

“晚安,Hunter.”他听见自己说道,又缓缓躺了下去,胃里涌着暖意。

Hunter转身,行至门口还随手帮他关上了灯。

气流在Seth的舌尖盘旋许久,最终缓缓聚成一词。

“谢谢。”


END


评论
热度 ( 6 )

© 速冻鱼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