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冻鱼笑

非和谐物堆放处 最近在萌Quiobi,主萌Spirk/拔杯/盾铁/狮猫/丁赛等 极度杂食自逆互攻 WWE进度2011

【湄公河行动】无憾 高刚/方新武(前后不一定代表攻受)

鸡血呗,争取四章完结咯。高方那么萌,怎么会那么冷啊……

顺说,好想要吃肉【然并没有OTZ

第一章


方新武迷迷糊糊间就听见有人在他耳边说话。他在心底兀自叹了口气,只觉得死了也不安生。大仇得报、又为公牺牲——说不定还算壮烈,怎么说也得去的是天堂。要说自己是个中国人,那阴曹地府说不得看在他这十余年的隐忍与落下来时那阵仗也会勉强招待一番。想来想去,他怎么着也觉得死而无憾,无论是谁都该挑不出错来。于是总算使了力气睁眼,反倒更觉困顿。

要是一般人,说不定还会卸力,可方新武从小就是个脾气倔的。他暗自咬牙,倒和自己的眼皮子较上劲来,一回生二回熟,倒也慢慢地撑起了眼帘。

入眼是白色的天花板——毫不奇怪。睁了眼,仿佛像是打开了一切对外感受的通道,他第一个反应是,他很渴。第二个反应是,浑身上下哪里都疼。他张嘴想喊话,可是却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不过与其说是发不出声,倒不如说是只动了嘴唇,而动不了舌头。

方新宇转转眼珠,瞬间就有了一个猜想。但他真是打破脑壳也不敢相信。

“那就是说,一月内都无法开口?”床尾传来了说话声。声音坚毅果断,带着一丝隐隐的担忧。此番再听声音清晰了很多,比之之前闭眼时的朦胧,这回倒是随着声音具象化出一个人来。方新宇想着,勾了嘴角。如若此人无恙,那任务定是终于尘埃落定、大功告成了。

“一月只是个预测期限。”又传来个温和厚实的声音,听来仿佛就能安抚人心。可这种影响对另一个说话的人像是毫无用处,只听那人立马又道:“那最差的情况是什么?”

方新武竖了耳朵去听,可半晌那温和嗓音也没说话。他倒是有点着急了。从小他就不是个有耐心的人,能行动绝不拖着,最讨厌别人支支吾吾。可现下这个人仿佛与他杠上了,愣是等了半分钟也没开口。

“戒烟糖?你是医生,怎么也抽烟?”

“医生不是人啊,压力不大?哦对,我告诉你,他这情况也吸不得烟味。要想好,必须得找个无烟环境。其余伤口相比之下倒不那么打紧,仔细点看护也就好了。”

“成成成。那最差情况呢?不准再摸糖盒出来。”这回这人都急了,方新武心里倒是乐。又不禁猜想,是谁受了那么憋屈的伤啊,连话都不能讲?

“短则半年,长则一年。如果一年也开不了口,那就没希望了。”

方新武听了这话,胸口也有些沉。他又不禁替那人可惜起来,觉得一辈子不能讲话是多么苦闷的事情。

“你把注意事项详细告诉我。”

方新武听着,又回想当时小队里哪个人可能受了这伤。但只记得谁好像中了枪,又有谁中了手榴弹,可怎么着也不能是伤了脖子的部位。他这会儿想了点事,就略过了两人的一段对话。等再回过神来时,又是那熟悉的声音在说话:

“……那新武什么时候能醒?”

医生倒不拖延了,立马就答:“这两日。”

“那就好。”说着,脚步声从远至近。方新武睁着眼睛,也没一丝慌乱。他等着那人吓一跳,要知道这人的惊讶表情,他还一次都没见过。正想着要不挤个鬼脸,就见某人的脸从全白的视线右侧边缘陡然入镜,脸上倒是没什么伤口,可面色终究不怎么好,看来也伤得不轻。

大眼瞪小眼的瞬间,惊讶与高兴陡生。高刚微微瞪眼,一脸喜色。他嘴巴微张,左手还拄着拐杖,只能举起右手向床尾挥舞,嘴里猛喊:“哎,哎!”又顿了一秒才反应过来:“医生!醒了!”

那医生估计也是习惯了,快步走来。于是一片白色里又出现了头顶白帽、耳朵上挂着个口罩的人,正笑眯眯的来看他。

方新武登时觉得有点不好意思,想开口说自己没事,可怎么动舌头也没法儿出声。他只当自己是刚醒,口又渴,只能转了眼珠对高刚使眼色。高队长也是老伤员,单手递了杯插了吸管的杯子,他高兴地抿着吸管喝了一口,感觉如逢甘霖。

有了准备,方新武吸气,开了口,刚说一个字就感觉到不对。他的的确确说了话,可感觉很奇怪,仿佛少了什么似得。于是他喘了口气再次开口,这回留意了些,才发现何处不对。平日说话,声带都是会震动的,因此开口时喉咙也会有感觉。可他这两回开口,没声音不说,喉咙里还空荡荡的。仿佛一块大石沉入心底,他微微转头看向高刚,定气凝神等着他解释。可这回包公倒是不急了,只问他要不要再喝些水。方新武心头烦闷,嘴唇张张合合。

“先别说话。”高刚笑得特别灿烂,方新武只觉不妙。他的假笑总是笑得特别开,一反他内敛的个性。这招对付些不熟悉的人毫无问题,可他与他合作这些时间,早摸清楚他的个性和举动——相信对方也是如此。这一来,倒是欲盖弥彰。

方新武叹了口气。能捡回一条命已经是惊喜了,何况听那医生的意思倒也不是没有机会复原。高刚这样,也是怕自己刚刚醒来就得知这个消息气血上涌伤上加伤,但这么多年混迹毒枭的经验早已把他磨得处变不惊、泰然自若。不过这种为他着想的情感已经很久没有接触到了,这会儿看着高刚略显尴尬又欣慰不已的表情,也没法再为得不到已知答案的问题感到烦躁。于是他只能努力嘴角上翘,给了对方一个安慰性的笑容。

心中微叹,转过头闭上眼,方新武只当自己还没睡够。可假寐之中,他倒是真的沉沉睡去。


评论 ( 14 )
热度 ( 47 )

© 速冻鱼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