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冻鱼笑

非和谐物堆放处 最近在萌Quiobi,主萌Spirk/拔杯/盾铁/狮猫/丁赛等 极度杂食自逆互攻 WWE进度2011

【湄公河行动】 无憾 第二章 高刚/方新武(作者下定了决心) 目前PG

过渡章,然后就要开始同居生活啦~!

章二

初春时日光柔和,晒在身上暖洋洋的,令人直犯懒。高刚的腿经养月余已无大碍。他每日去方新武房里陪他说话,虽只有他一个人像个娘们似得絮叨,但看着年轻人总半躺在病床上一声不吭地听他讲队里人的恢复情况也心里觉得有点可惜。方新武因久日未晒与不太进食的原因,小麦色皮肤由黑转白,原本就刀削斧刻的面部线条竟又更锋利一些。高刚看在眼里,心疼不说,还有点担心。本就也是倔的性子,又不能说话,整日不是看他、看电视机就是看天花板,再正常的人都得憋出病来。方新武虽看着显得还好,偶尔在高刚说得兴起想回话时,也只张张嘴又愣了一秒再合上,面上不露声色。高刚从不点出,想着下次要让前妻来时带白板和记号笔,让他起码能有个沟通的渠道。

方新武的腿相比他的胳膊,几乎可算是没受重伤。擦伤遍布全身、左臂中弹一发,右臂中弹三发,身上留有不少榴弹碎片,又一条腿中了弹,却全都没伤到关键部位,连医生都感慨气运通天。这位情报员听了医生的话只是笑了点头,在医生转身的瞬间又恢复一脸淡然,高刚正进门,抬眼就看出了他眼睛里的迷茫。

于是高队长本着关心队员的心,往方新武病房里跑得更勤了。他常来,却从未见有人去。就算心里有疑问但他没问出口,整日一张大笑脸跑了去,看着年轻人又木讷了些,待回自己病房时更为忧心。高刚想,方新武大仇得报,又看起来不似有亲人,多年在金三角区的混迹令他看来处变不惊,但落在自己眼里只显得彷徨不安。郁局说他在那边太久,高刚倒是觉得他是失了目标。当为某事而活的信念立了太久,完成之后几乎只剩解脱。他不认为方新武会去寻死,但缉毒局从不缺、也不需要失去方向的人。

"新武,我来了。"高刚喊了声转动把手。一进门,就见对方正坐在床沿,面对着轮椅发愣。相比一条腿受伤的自己,双臂和腿都使不上力的方新武要是想在从床挪到轮椅上的时候护住伤口,几乎是天方夜谭。高刚放了手里的水果,缓步行至床边,想帮他却又怕自己手脚重给碰伤了,此时门外又走进一个人。

高刚回头一瞧,是医院的护士。她对自己点头,片刻行至方新武身边。护士的动作娴熟,站在他未受伤的那条腿边,便扶了他立起身靠在自己的身上,微微一侧就让对方准确坐下。那护士喘口气,偏头看看高刚问他要不要推他出去透气。

高队长也不是没做过这事。上回郭旭来看他,他正好在住院部楼下走路当复健,推了他边走边聊。这回改推方新武肯定熟练,握了把手略施巧劲就往医院电梯门走去。方新武起初对于让上司推自己还有点不安,频频转头看他。又见队长目视前方只喊没事别介,自己又开口不得,就只随他去了。

两人行至楼下,在院里溜达。这武警医院里都是熟人,高刚时不时地朝人点点头喊个名儿,言语两句走走停停。方新武本不是闷葫芦的个性,但这会儿也只能当个葫芦,被推着见了一个个老李老夏老黄。被介绍时他也只能面带微笑尴尬地接受这些人的目光洗礼。但高刚可不觉着尴尬,介绍起来还特别骄傲,又因为湄公河惨案是桩大案,知道的人多,自然众人都对方新武也带了几分客气和欣赏。可怜方新武心里正觉着欲言无声万分痛苦,远处突然传来一声略熟悉的少女高喊:"爸爸!"

轮椅一顿,头顶传来一声:"佳佳!"方新武转头去看,只见旁边一个头扎两根小辫的圆脸女孩朝此跑来,一把扑进高刚的怀里。高刚顺手将人抱起,转了个圈,往闺女脸上亲了一口,问道:"想爸爸没!"

那女孩点点头,说道:"想。"又转头四处张望,一双乌黑色的大眼睛滴溜溜地转,非常活泼可爱。她低头正看见坐在椅子里的方新武,便朝他一笑,问道:"这就是新武叔叔?"

方新武胸口一闷。他上回在国内被孩子喊时还是新武哥哥,这一晃十几年过去,陡然高了一辈。虽然理应如此,但总有几分郁闷。他挑挑眉点头,算是回应。高刚笑了,对女儿说:"真聪明。"

女孩子听了夸奖也弯了嘴角。一位长相温婉的女人缓步行至,眉目温柔的看着这对父女。方新武一下便猜出这便是高刚的前妻。只是这份工作能将看来这么温柔的女子都逼至申请离婚,也实在是无奈。方新武暗自叹口气,想着如果当年……他和女友又能不能坚持走下去。

"这位就是我之前提过的,方新武。"高刚向前妻介绍道,又朝方新武道:"我前妻,李缘。"

那女士伸手,开口问候:"你好。"方新武也伸了手,与对方相握,目视对方点点头算见过礼。高刚解释道:"方新武受了伤不便开口。缘缘,咱们借一步说话。"

情报员点头表示理解,高队长招呼了位护士看着,放下女儿任她去攀方新武的轮椅权当好玩,独自和前妻往树荫下走去。

"那就是拼了命救你的方新武?"李缘问道。

"嗯。"高刚点头。"我打算等他出院,接他去我家作治疗康复。"

李缘转过头,扫了两眼在远处逗女儿玩的方新武。"喉咙也是因为你?"

高刚沉默半晌,算是默认。接着说:"他父母一早去世,之前在北京定居,出了点事后受了特训派到金三角,原本北京的房子都卖了。估计当时也没存还能回来的心。现在他受伤不便再出外勤,何况我觉得是时候召他回来了,日后他要在我队里干。"

李缘叹了口气,她和高刚相处多年,知道他多重义气,又有多倔。这事于情于理,他这么做都没错,但又想到以前的日子,她不禁蹩眉。"你还有多久复职?"

"下个月吧,早点回去把堆着的报告打完,接下来还有不少毒瘤要拔。"高刚一想那些文书就有点头疼。

"那你照顾得过来吗?"

高刚立马点头,隐隐觉得有些好笑。一个月后方新武的伤也恢复得七七八八,就是那喉咙碍些事。何况方新武一个大男人,哪需要像当年照顾她和女儿那样?他当下挥挥手,表示一切肯定都在掌握之中。李缘也知道只要事别撞上工作,他也算靠谱,于是便点点头将话题引到别的事情上去了。

那边高刚和他前妻正聊着,方新武任小姑娘编了花圈给他戴在头上。小姑娘看着面前这个暂时性人形大眼睛玩偶,不禁感慨:"叔叔,你这么好看,却不能说话,实在是太可怜了。听说你是为了爸爸受伤的,那爸爸一定会好好照顾你。"

方新武耸肩。他不是很确定高刚这几天天天找他唠嗑是照顾他多还是来解闷多。毕竟对着一个不能讲话的人说话,还挺白费口舌。可要说照顾,高刚从不帮着扶他,顶多在护士在时帮他把枕头垫垫,这就更像是把他当了倾诉对象。他想来想去也没法权重,索性不去想了。此时高刚和李缘回来了,小姑娘乖乖地跑到了她母亲身旁。

"下次再来看你。你要的东西我存前台了,你记得去取。"李缘说完朝方新武点头示意,又让女儿和他爸爸说了再见后走了。

高队长推了情报员在院里再兜了两圈,看看时候不早了,才推着人往院部前台走。在前台拎了个白色袋子,方新武接了放在腿上,让高刚推他回病房。

等找了护士扶他上床后,高刚正想走,才被方新武拍桌声叫住了。那袋子还放在床头,高刚一拍大腿,折回来从中拿出了块小白板和几支记号笔。方新武瞪着这份突如其来的礼物一时没反应过来,只是捏着白板的手指因用力而发白。

"我半月后出院,你在我之后半月出院。现在你的档案已经调到我的队里,先观察再看情况分配职务。我知道你在云南没房,没法发声的这段时间就先住我家,方便些。"高刚话音刚落,就看见方新武写了个"不"字给他看。

高刚笑了。"你现在是在云南,我的地盘儿,就得跟着我的方法走!"

方新武这一听也乐了。还没来得及再写,高刚就转身出了病房。

情报员只得无奈摇头。真是够倔啊,队长。

章二 end

备注:前妻和小公主的名字都是虚构啦。以及我已经忘记了高队长真正的职务了,谁能提醒我一下23333

评论 ( 8 )
热度 ( 33 )

© 速冻鱼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