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冻鱼笑

非和谐物堆放处 最近在萌Quiobi,主萌Spirk/拔杯/盾铁/狮猫/丁赛等 极度杂食自逆互攻 WWE进度2011

三次方新武自个儿扮了相,一次高队长给他扮( 上) 高刚/方新武

灵感来源如上图【这俩人!!不要脸!!

1.毒虫

高刚坐在行动车里,耳机和方新武的连接着。而某位精于变装的情报员正和一群瘾君子在离这儿不远处的一条堆满废弃物的小巷里,等着一位卖家来这儿供货。耳机里传来一阵阵电子白噪音和不同人的低声咒骂,可高刚还是能从其中分辨出方新武偶尔的叹息和低哼。

高队长看看表,时针已靠近30,距离预定的会面时间差了快二十分钟左右。钓鱼从来考究耐心,两位深谙其道的缉毒警察就一个在人群中、一个带人在车子里守株待兔。

"哎哎哎,今天这么晚?"耳机里陡然传来声音,令高刚精神一振。方新武那儿定是终于来了人,看来计划并未走漏风声。

"你这么急,赶着投胎啊?我手头都是上好的货,谁用谁知道,算我晚了,但看你们这副狗腿样儿,个个儿的还不是在这儿巴着我?"来人态度嚣张,声音里带了十足的高傲。那群混混最是欺软怕硬,只得服了软口中诺诺、惶恐称是。听来这毒贩很满意这群人的低姿态,耳机里传来不少他与那些常客们的寒暄。虽说是寒暄,可其实只是单方面的贬损罢了。

方新武照着计划,最后一个才凑上前去。他身穿件洗得发黄的白色破外套,内搭一件红色T恤,偏偏衣领上还有洞。下身一件发白旧牛仔裤,脚上箕了双看来不知道穿了多久的灰黑皮鞋,打扮不伦不类。这种扮相的人,那毒贩更是看不起,可做这行的都有贪念,蚊子虽小也是肉,就用眼角瞄了他脏到结块的头和久日未刮的胡子,离了远些才问道:"新来的?"

方新武哎了声,报了线人的名。对面皱皱眉,勉强放松些,要看他手臂。他先装作不愿,被那人侮辱两句,才伸手颤悠悠地给人看。两条膀子上不少针孔印儿,还有地方包了破布,这贩子一看就知道面前的是条老毒虫。他冷哼一声,问他能给多少,方新武从怀里摸了几张皱巴巴的钱递过去,被那人劈手夺过,又丢了白粉在地上。

此时这条巷子里已没人了。买好的都立马走了享受,只剩这个状似讨饭的和满身金光的男人。但方新武怕隔墙有耳,硬是做足了戏。他捡起地上那一小包白粉,颤巍巍抖了两下,立马倒在地上一把抱住这供货人的腿。边抱边念叨:"我这钱不少了,全给你了才这么点,不够,你赔我,赔我……"

供货人心烦,提了脚想甩了他。照道理来说这种老毒虫身体早被掏空了,应该很好甩才是。可这个人看着瘦,却力道很足,仿佛牛皮糖,怎么也甩不掉,一时半会儿竟也没法儿脱身了。

"那边的人,在干什么!"

高刚带人接了暗号终于出场,他和另一人都穿着件巡警背心,快步走了来就把这俩纠缠不清的给逮了。方新武还特别爱演,被逮了嘴里仍朝人念叨:"你个黑心买卖,你赔我钱!"整一副神智不清的模样。高刚看在眼里,硬是压下嘴角的抽动,心里早笑翻了。他捉住方新武被铐住的手腕,正看见这家伙之前给自己戳的那么多针眼,偏还挂了条脏布假作掩饰,也不怕感染。高刚心里又痛又悔,想着早知道这小子这么狠,也不喊他来这次卧底了。

2.脱衣舞男/鸭子

高刚这刚坐下,就有人凑了上来。“老板,找乐子?”他不在意地点点头,盯着远处一个女人的身影,抬手把人拉过来点半掩住自己直勾勾的视线。被拉的人一个不防,踉跄着差点就扑在他的身上。

“高队,你这眼神就和三年没见过女人一样。怎么,老情人啊?”那人伸手扶住椅背稳住身形,压低声音开他玩笑。这会儿高刚才把视线从目标身上扯下来,抬眼盯住了正半伏在自己身上的男人。

此番方新武把脸捯饬干净了,勾了嘴角,高队在店里昏暗的灯光下只看见那双过分闪亮的眼睛正盯着自己。情报员这样子他不是没见过,但仍令高刚一时愣了下。那年轻人低低笑了两声,抖抖仍然被抓着的手腕,又带着早先那句话一般的轻佻开口:“又看傻了?”

高刚回神,扫了眼远处的目标,才再次把视线收到方新武身上。这人倒是厉害,上身就一件无袖牛仔背心,下半身是条紧身短裤,这回靠的离他又近,几乎能让人闻清他身上的烟味。偏方新武仿佛还嫌不够,将上身又凑过来点,反手捞了捏住自己手腕的手,往自己胸口贴。高刚吓了一跳,方新武的胸口触手柔软、隐隐能感觉到掩于其下的肌肉。他的手随他呼吸起伏,高刚顿时竟觉得脸上一热。他差点抽手,但又想想两个人大男人,摸摸也没什么,于是强按下心头的怪异,放任某个恶趣味的人了。

“这里可是脱衣舞场,老板。你不看场舞未免太奇怪了。”方新武将头凑至高刚耳边低语,胯部柔软地动作,仿佛一只刻意讨好的小兽,蹭着高刚的大腿。高刚觉得又热又不好意思,但让出来的空间正好令他能直视目标的行为。咬咬牙,他用空着的一只手搂住身上人的背,暗中使劲让他停下。方新武会意,这才算停了恶作剧,只双手环住高刚的脖子,假装两个人亲密无间地贴合在一起,又在上司的耳边将情报徐徐道来。他每句话都将气往高刚的耳朵里吹,虽然是无意,但仍然让演戏经验丰富的高队觉得自己脸上臊得不行,只能暗自庆幸这边灯光昏暗,纵使二郎此刻拿个无人机照着他拍估计也看不清什么。

高刚只得勉强收敛心神,将视线放在远处左搂右抱两个男人的女目标身上。那女人看来玩得尽兴,拉着两人起身往后头包厢走去。高刚立马按住了又开始玩衬衣扣的方新武,朝着袖口的微型麦克风道:“警告,目标行动中。”

耳机里传来几声“明白”,话音未落,方新武起身拉了他,又将拉着的手搂在自己腰上,状似酒醉一般将脸埋在他的肩上,又跌跌撞撞往那女人消失的地方走。这是店里通用的拉客姿势,高刚也想着任务,就哈哈大笑地假装中意怀里的人,随着他往后头走,路过守通道的门卫时随手扔了两张大钞充当款爷躲过视线,顺利地到了看来更为昏暗、几乎伸手不见五指的后屋。

后屋里只有四个包间,又有三个是没人的。据情报说,这些门全部没有锁。高刚从外套里摸了短棍,转头就见方新武从那紧身裤里掏出一把小巧玲珑的女式左轮,正呲着牙朝他嘚瑟。面对这小子他也哭笑不得,只能朝禁闭的房门示意,两人点头,暗数三下开门就冲进去,几秒将人制服了,又捂住目标的嘴,从后门将人押上车子,迅速跑路。

评论 ( 5 )
热度 ( 84 )

© 速冻鱼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