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冻鱼笑

非和谐物堆放处 最近在萌Quiobi,主萌Spirk/拔杯/盾铁/狮猫/丁赛等 极度杂食自逆互攻 WWE进度2011

三次方新武自个儿扮了相,一次高队长给他扮(中) 高刚/方新武

3.泰国特产【!?】

因为这回儿的监视对象爱好特殊,小队里得派个人混进某些特殊人群里作配合。可是相处得久了,也就知道彼此的秉性,要是这次把这个任务担下来,那日后可谓是"后患无穷"。

二郎和快易通长得最清秀,被其余的人盯着,只觉得寒气一阵阵往上冒,就想得怎么着才能央求包公手下留情。郭冰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从背包里捞出个化妆包,还有一个大彩盘哐哐放在桌上,视线在对面两人脸上乱转,这气势如虹仿佛要做脸上刺字。两只待宰羔羊看看不远处和女儿视频通话聊得火热的高队,二郎悄声挪了椅子想借口上厕所离开,却被快易通一把抓住,两眼泪汪汪地盯着他低声说道:"兄弟,你不能抛下我啊,我只是个普通人!"

二郎也作出一副苦大仇深的表情,"兄弟啊兄弟,不是我不帮你。你也是受过点训练的,再说任务不难,你泰语又最流利……"

"这和泰语流不流利没有关系!"

二郎赶紧捂他嘴,一副求求你这小祖宗的表情。他偷偷拉了他,两个人都打算脚底抹油。郭冰一脸无语地看着他们的小动作,就在这对难兄难弟快走出门的那一秒,身后传来高队不怒自威的声音:"二郎!"

"哎!"二郎瞬间转身,站了个笔挺。快易通松了口气,在他背后偷笑。二郎气极,朝他不停飞眼刀。

"你知道方新武穿哪个号么?"高队看他俩小动作也不恼,但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人一眯眼就是在盘算什么。二郎可不想被上司在心里记一笔,于是就实话实说地答了:"知道,和我一个号。"

高刚闻言微笑,点了头,让他去买裙子。二郎立马回过味来,奸笑两声拉了快易通跑了。

郭冰看着两人的背影,回头问高队:"他们还不知道啊?"

高刚笑了:"知道了不就没戏看了么!"

"那方新武知道嘛?"

高刚闻言,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郭冰。对方恍然大悟,不禁感慨,真是可怜方新武了。

***

门外响起了一阵敲门声,郭冰正奇怪二郎他们怎么回来得这么快,开门却见一位满头珠翠金花的蒙面泰服女子。这位女子身着长袖长裙,将身形掩了大半,又画了极长的眼线,顾盼间摇曳生姿。郭冰看她眉眼熟悉,又见对方朝自己眨眼睛、还竖了手指笔画噤声,立马反应了过来面前到底是何人。她倒退一步,心里遗憾白带了一堆化妆品,倒没机会给人画想了已久的夜店妆了。

方新武放轻脚步进门,见高刚在阳台上抽烟,便往那里蹭。他往人身后一站,高刚看也不看就递过来一支烟。方新武伸手,那黝黑粗糙的手指上还涂了亮红的指甲油,不伦不类显得异常奇怪。高刚转头冷不防看见个比他还高壮又打扮怪异的蒙面女子朝他眨眼放电,吓得大吼一句脏话。

这下打扮好的情报员也憋不住了,他揭了半边面纱指着高刚笑得弯了腰。高刚见他胡子都没刮干净,嘴巴又涂得艳红,心中对自以为能扳回一城的恶作剧满是后悔。感情这不是报复他,是在恶心自己啊?

"你穿得什么东西?赶紧蒙上。"高刚视线往哪里飘也不去看方新武,就怕被他如花一般的美貌给膈应地把隔夜饭交代出来。方新武见好就收,哼哼两声说他早知道高刚这次想让他扮人妖,他就如他所愿扮给他看。说罢便凑上前去,那双大眼睛去追他视线,逼着高刚看他。这人不仅画了妆,还涂了种刺鼻的廉价香水味。靠得近了,一时间竟然让高队感觉自己仿佛也被气味沾染了似得。

"涂得什么?"高刚咳嗽两声。

"什么?哦,地摊买的,还不错吧。"

高队闻言翻白眼挤兑他,又拿手推,可方新武力气大,这推不开反而扭作一团。等他反应过来时,身上沾满了廉价香水味,洗也洗不掉。

待二郎回来的时候,他兴冲冲地进门,只见包公在侧黑着张脸盯着方新武看,而穿女装的情报员则翘着腿拿着把扇子狂扇。郭冰坐在阳台上一副追悔莫及的样子,房间里还充斥着股刺鼻的廉价香水味。

"那个……"二郎一开口,三个人齐齐看向了他。郭冰本来垂头丧气的样子在看到他拿出条蓝色裙子时精神一振,她冲了进来朝快易通使了个眼色抓住二郎就把他往房间里推。可怜二郎还没搞清楚状况,迷迷糊糊的就被两人拉入房间。等他回过神来,喊高队救命也来不及了。

"所以,"方新武听着房间里鸡飞狗跳的声音缓缓开口。"下次还叫我扮这个不?"

高刚同志沉痛地望着自己的双手,感慨万千地摇头。

***

目标:"钱老板,你身上这味道?"

钱多多:"……今天碰着个人,鼻子不灵光,拿臭的当香的。"

变回男装的方新武,在暗中掐了一把名义上的金主。

tbc

预告:
"你是我钱多多的男人,难道不该打扮得豪一点吗!"

评论 ( 5 )
热度 ( 32 )

© 速冻鱼笑 | Powered by LOFTER